千龙网

美猴王:霍,好家伙,这什么味儿啊,姐夫,咱家马桶坏了?

程先生:哪啊,你再仔细闻闻,是不是臭中莫名的带有一丝丝神秘,啧啧,姐,给我也留点啊。

翅膀:我舅这什么癖好啊,臭味儿还能细咂摸的。

程先生:小屁孩,懂什么啊,一看你就没有生活,这臭味儿里带着点儿咸腥,这一准儿是你妈吃臭豆腐呢啊。

包妹:还真是嘿,打小儿妈从厂子里给咱们带大馒头,到家以后上蒸锅这么一热,还烫手呢,姐就拿筷子扎出来,从中间儿这么一劈开,抹点臭豆腐,搁一点小葱儿,再滴的一两滴香油,那么一捏,哎呦,那个滋味儿啊可不比现在的汉堡差。

程先生:那可不,这闻起来臭,但其实我觉得啊,这属于香臭香臭的,闻着臭,吃起来香!小时候那会儿不是老有肉吃的,你姥姥就给你姥爷炸点辣椒油,然后往臭豆腐上那么一淋,还是道下酒菜呢!

包妹:对对对,我记得一小儿那个卖臭豆腐的都肩挑着,或者挎着篮子串胡同儿跟那儿卖,好像几毛钱一块儿。

翅膀:哎,我倒是听说这个慈禧,在吃上边儿,有三大嗜好,这其中之一就是爱吃王致和的臭豆腐,而且是御膳必备的,必须得有。

老王:行啊,儿子,这挺博学啊,这臭豆腐都知道是王致和的好吃,但是,这俗话说“盐打哪儿咸,醋打哪酸”这王致和臭豆腐怎么来的知道么?

翅膀:这还用说,老干妈辣椒酱是老干妈做的,这王致和臭豆腐就王致和做的呗!

老王:谁做的我用你说啊,王守义十三香还是王守义做的呢,我是说这王致和,因为什么,怎么他就做这腐乳生意的。

翅膀:那真不知道了,我这也是半瓶子醋,咣了咣当的~您给我讲讲呗。

老王:说这王致和啊,是安徽人,而且是个举人,要去京城赶考的,结果也不知道是时运不济,还是自己没努力,当年就落榜了,这走仕途是不行了,盘缠花的也差不多了,腰里也不横了,就说这做点买卖吧,他在家里头,小时候正好就做过豆腐,所以就在那个羊肉胡同做起了豆腐生意。

美猴王:哎,本身他这也不是说就要靠豆腐发家,他还是想等第二年再考,就是纯为了生计。说这有一年夏天啊,这天气啊无比的热,就跟这几天差不多,倍儿热倍儿晒,王致和这豆腐没卖完,这要是都倒了不就糟践了吗,于是他用刀把豆腐切成了四方小块儿,撒上盐和花椒粒儿,把口儿这么一封,就放进缸里边儿了。

程先生:过了好些天以后啊,他把这茬儿给忘 了,抽不冷子就想起这豆腐了,着急忙慌的把缸这么打开一瞅,这豆腐啊变成青色了,还散发着一股股的恶臭!本来就不富裕豆腐坏了,这够他喝一壶的,他这要是扔了,也就没王致和这个中华老字号了,但是他拿筷子尝了,你说这就是缘分,结果一尝“嗯,嘿,有点儿意思嘿!”臭中带香,香中带臭!这臭味儿啊,传的街坊四邻的都闻见了,他就先送,送给街坊吃,吃过的都说好,慢慢的就出名儿了。

包妹:然后这王致和就做起了臭豆腐和酱豆腐、黄酱、酱菜的买卖。买卖做大了以后还在北京前门外延寿寺西街开了酱园子,取名儿叫“致和酱园”。

老王:嘿,合着大家伙儿都知道这个典故啊。

七爷:一个个儿挺能侃啊,今儿是不是要断顿儿啊你们,还不赶紧着买菜去!

程先生:别啊,我们这不是说高兴了吗!这还买什么菜呀?整好咱都说到这臭豆腐了,干脆今儿晚上就吃它吧!

美猴王:干吃臭豆腐啊?

程先生:齁儿死你再,谁让你干吃了,我这傻媳妇儿,当然要就着点儿羊肉啊,肥牛啊~是吧姐~

七爷:就说吃涮羊肉不就完了么。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06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0000000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