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龙网

程先生:姐。姐夫

老王:来啦。

程先生:嗯,我姐呢?

老王:你姐那儿厨房忙活呢。

程先生:是啊,那正好儿我还琢磨呢,今儿个早点儿吃饭,吃完了我得先忍一小会儿,不行,这几天啊看球儿看的作息有点儿乱。

老王:还用你琢磨,下午我就开始催她啦,你以为就你困啊,你比我这还强点儿,你带完高三横是没事儿放假了,我这还得上班儿呢,我也是特困户儿啊。

七爷:吃饭吃饭吃饭,你们这球迷比人家踢球的还摆忙,人家是就张罗自己的比赛,你们这是谁的比赛都张罗,累不累啊。

老王:切~这你就不懂了吧,我们看的是严密布阵、炫目脚法、凌厉射门,在柔和又广阔的绿茵场上,双方奔腾的搏杀,于密集目光中激荡血性制造神话,这就是真实的刺激战场。

翅膀:对对对对对……刺激战场,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程先生:你支持哪队啊?

翅膀:那必须是哥伦比亚啊。

程先生:哥伦比亚都有谁啊?

翅膀:不知道,反正就是觉得他能赢。

七爷:赶紧吃吧,不还要忍一小会儿呢么,伺候你们仨我也是够了。

解释:忍一小会儿,北京土话,意思是打个盹儿,小睡一会儿,在北京话里又叫“眯一会儿”、“眯一觉儿”、“砸一小觉儿”、“眯瞪”。和咱以前说过的闷得儿蜜不同,闷得儿蜜是指睡觉,一般比较长,忍一小会儿,顾名思义就是睡一会儿,一个长一个短。比如:没事儿,我就跟这儿忍一小会儿就得,睡不实也,闭会儿眼就。

老王:哎呀,酒足饭饱,眯!他舅啊,你跟我一起吗?

程先生:不用不用,我就跟沙发这儿忍一小会儿完了,呵!姐夫你还换上睡衣啊。

老王:那是,你甭管大眯还是小眯,必须得眯的像样儿啊,这不说嘛生活需要仪式感。睡了!哎对了老婆,头八点别忘了喊我们啊~

七爷:他舅,起来了啊,快八点了。嘿!别睡了嘿!

七爷:(敲门)老王,老王,球儿快开始了啊,老王!

七爷:儿子,儿子。看不看啦?

翅膀:我不行了,不看了,您看吧,明儿给我讲讲啊……

老王:几点了这是,七点半了,他舅,他舅起来了,看球儿。

程先生:哎呀,还行啊,忍一小会儿就是管事儿啊,跟睡了一宿似的。

老王:哼,你瞧你姐,还指望她叫咱仨呢,切,自己都睡着了,赶紧的,开电视,差不多快该入场了。

程先生:不对呀,这怎么北京您早啊。

老王:是啊,啧,哎,得……那我洗洗上班儿去了,你跟家看回看吧,回头给我讲讲吧。

程先生:得嘞,那你赶紧的吧。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06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0000000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