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龙网

程先生:诶呦,这又没过去这关,这游戏怎么这么难啊

翅膀:舅舅赶紧让我来吧,要说您算数那是一绝,不过这游戏啊还得看我,正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诶呦

七爷:浪什么浪,成天的这划船不靠浆,全靠浪,论文交了吗,就知道玩儿游戏,能玩儿出什么来呀。

翅膀:不是妈,那您也别拍我啊,您得这么看,这不仅仅是游戏,他现在是一个产业,指不定我毕业了以后就往游戏产业发展了呢,人不都说嘛,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你对一件事情连兴趣都没有又怎么能做的好呢。

老王:那以后说以后的,就眼么前儿这么看,你是纯粹就是找个借口打游戏,你说得清楚以后干嘛么。

程先生:这我得替翅膀打抱不平了啊,一代人有一代人玩儿的,像咱们小时候哪有这些新兴产业啊,咱不就是滚铁圈跳皮筋儿么,横是没听说谁滚铁圈滚成富翁的吧,呐,你瞧现在这就有靠打游戏打出世界冠军的,成富翁的嘛,你也不能说人家这不是正差儿啊,这是往局限了看,您要是纵观,这不都得益于互联网的发展么,游戏只是互联网大树下的一个分支。

七爷:我看你们俩是通了气了,好,让你们通气儿,今儿个都减减肥吧,不做饭了。

程先生:你瞧你瞧,民以食为天,老拿天压我们,我那不是开玩笑的,翅膀别玩了儿,为了你自己的前途,看会儿书去,(你先帮我把这关过了,过了好几十遍了)

翅膀:哦哦哦,好,爸妈,我去学习了啊。

老王:诶不过我说他妈啊,孩子说的还真让我有点想法,现在新兴事物太多了,跟咱们当年不一样了,就拿我们医院来说,过去都是手写,那时候不是说么,医生的字,那是世界未解之谜,除了药房的能看懂,其他有一个算一个都看不明白,现在都是联网的,机打,电子病历,患者建立了档案,到哪儿看病,都能调病历出来看,这边开了药,那边儿立刻就收到了,你人还没到药房呢,人都给你配好了摆哪儿了。看病就医的效率那高太多了。

程先生:那是,我早先去医院都自备马扎儿,排大长队排的腿疼,还有那挂号也是,现在这网上预约挂号多便捷,那会儿去医院,挂号,划价,取药三大队,人都呜嚷呜嚷的,看病十分钟,排队一上午。

老王:所以说啊,一个国家和民族要想进步,发展是必须的,大清怎么亡了的呀,闭关锁国嘛,这无数前车之鉴啊,要是没有吐故纳新,咱们国家能变得这么好么,78年到现在,改革开放40年整,翻天覆地的变化啊。

程先生:这点我最有体会,我就78年的嘛,我正好儿40了今年,日新月异可能夸张了点儿,一年一个样儿那肯定是有,最快的是什么呀,还是互联网发展的这后十几年,那绝对是日新月异,明显的能看出互联网科技成果的转化率非常高,给生活增添了不少的便利。

包妹:可不儿,过去家里换煤气,就哥办嘛,那会儿还拿本儿呢,一罐换一罐,现在多方便,手机上煤气费、水费、电费,一切生活刚需足不出户,都能满足。

程先生:别说了,我这现在一肩膀儿高,一肩膀儿低就是那会儿换煤气换的。

七爷:那你也是够死性的,不会换个肩膀儿抗啊。

程先生:嗨,那不是紧着一个来呗,总得留一个好的吧。开玩笑归开玩笑,说回来咱家这姐儿仨,就包妹算是赶上了,是不是。

包妹:也不算赶上了,就是比你们晚生了几年,接触的新鲜事物多点儿,比你俩层次高点儿。

七爷:嘿,你这还得了便宜卖乖是不是。

包妹:没有没有,不都说嘛,互联网是改革开放的下半场,比起其他行业更开放、更透明、更崇尚创业文化,更鼓励大胆创新,九几年那会不还电话拨号上网么,那时候我十几岁,真是大开眼界,就那时候接触到了很多优秀的绘画作品,激发了很多天马行空的想法,坚定了我要在画画这条路上一直走到黑的信念。

老王:不儿我说你这话怎么那么别扭呢。

包妹:就那意思,你理解下姐夫~

老王:不过确实是,这改革开放和互联网,一个是快车道,一个是快船,都加速了国家的蓬勃发展,这一年年的变化很难看出来,但当你走了40载再猛然间回眸一望的时候,那真是:征途回首岂寻常,绮梦初圆意气昂。高举红旗挥巨斧,拨开迷雾续新章。春生百卉相争艳,雨沛琼枝分外香。今又长风吹号角,挺胸阔步向朝阳。

包妹:哎呀!姐夫这吟的一首好诗啊!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06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0000000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