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龙网

七爷:起来啦儿子,麻利儿的,洗漱去,准备吃饭。

翅膀:我爸那儿跟里头呢。

七爷:那你敲他呀,你跟他说让他快点儿,这就光想着他自己个儿,你要不叫他,他能坐一上午。

老王:谁待一上午啊,谁在那里头待一上午啊,啊?厕所有我美丽妻子吸引力大么。

七爷:别臭贫了,你弄清了没有,赶紧让儿子洗漱去,洗完了好吃饭。

老王:来了来了,迟到了哈,迟到五分钟。

程先生:你瞧你这,怎么着,我这还上班儿打卡呀。

包妹:姐夫~

老王:诶,来了,不是说打卡,早晨时间宝贵,都等你这豆浆呢,吃完都麻溜儿的上班儿上学去了。

程先生:就这豆浆闹的,你说都好好排着队买多好,有秩序还快,诶就总有那人不自觉,队里有个熟人儿就聊上了,也不排队了,还真有那不开眼,就跟他后头。

包妹:你说好好儿的一队,非分个叉儿出来,等到他那儿,一队变两队了,这不就晚了么,你说现在这人,脸皮真厚,没规矩,好些个事儿觉得就该他的,理所应当的似的。

七爷:嗨,这事儿啊,咱们管得着,但是管不了。

老王:这怎么话儿说的呀?

七爷:就比方说插队的,你说他一次,可能这次,哦,他不好意思,老老实实的排队去了,但保不齐他还犯啊,你管得了一时,管不了一世啊,谁能保证这种不文明现象不再发生呢,所以提高自身素质,争取咱们不做那个分叉儿的人就得。快赶紧吃吧都。

程先生:那不对呀,姐,照您这么说,都老西儿拉古琴儿,自顾自的,那谁去纠正插队的呢,那不得越来越猖狂么,沉默就是纵容。

七爷:那你管了么。

程先生:我……我没有,她这不儿给我拉住了么,但是我内心是想去的嘛。

包妹:是,得亏我拽住你了,要不就你这愤青儿劲儿上来,那肯定是在局子里喝豆浆了呀。

程先生:那哪儿能够啊,人民教师,那我过去也是一顿嘴炮,君子动口不动手,教育嘛,诶对了姐,那天不是说问翅膀留不留学去么呢,要是决定了可早准备啊。

翅膀:嗯?留学?!

七爷:嗯,是呀,你这没两年毕业了就,想不想深造一下儿啊?

翅膀:深造?留学?哼,哎呀,我现在就不想学啦。

老王:哟呵?你还不想学了?那你是想挨揍了呗?

翅膀:不是,爸,不是这么回事儿,以前上中学时候,不都说么等你上了大学,就解放了,就想干嘛干嘛了,就freedom了!可这是个谎言啊爸,那学校真是啊,管的比高中还严啊,每天十点熄灯,您说,我这正吃鸡呢,决赛圈儿了,到裉节儿上了,夸嚓,断电了,我以为我瞎了呢。

七爷:你这晚上十点还吃饭呐?

包妹:姐,他说的是游戏,打游戏,叫吃鸡。

七爷:啊……哦……我真是不懂了……

包妹:哼~敢情是耽误你玩游戏啦,那这理由太不正当了吧。

翅膀:不是小姨,那不说玩游戏,那人家还有看书的呢,那不也是吗,人家正看得入神给人灯熄了。

包妹:你甭介,人家看书的合上书就睡了,你这个肯定还得抱怨半天呢,这不儿刚说完么,这就是规矩,自由也是建立在秩序之上的,你所谓的那个自由,那是疯狂,要不熄灯,没人儿管你,你板儿定能玩儿的第二天早晨。这还有精力学习么,为什么熄灯啊,制约的就是你这样儿的不守规矩的。

翅膀:别给我扣帽子啊小姨,像插队那种事儿,我是绝对干不出来的。

包妹:虽然你不会插队,但潜在的也反应出你对规则的漠视,就说高铁扒门儿让全车人等她丈夫那个,你说你要是在车上,你气不气,还有地铁丢手机扒门儿那女的也是,耽误的不是你一个人啊,也不是一车人,整条线路都影响了,你不出站,后边儿都进不了站,弄不好都瘫痪了,蝴蝶效应啊,耽误多少事。

七爷:这都是小,野生动物园那个,三令五申不让下车不让开窗户,血的教训啊,类似的事儿太多了,这人啊总有侥幸心理,好像这规矩规则都是给别人儿定的,跟自己没关系,老是手电筒照人,真正命悬一线的时候,才产生对规则的敬畏。

老王:这么一说,我们也得反思一下,可能是对翅膀的这个教育上有点欠缺,老觉得吧这孩子太守规矩了,容易吃亏,但事实上,守规矩才是最好的保护伞,让我们能高高兴兴上班去,平平安安回家来,它能保证我们走在正常的人生轨迹上,避免误入歧途。所以呢,翅膀,打今儿起,你就少回来吧啊,多跟学校,好好儿的强化下规则意识。

翅膀:你们这说的还真是,千百年来这老话儿讲,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磨得耳朵都出茧子了,但我还真就从来没想这么深过,住校住校吧,可我怎么总觉得有种把我发配的感觉呢。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06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0000000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