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龙网

摘要:

我生长在北平,小时候的早餐几乎永远是一套“油炸鬼”。|主播:逍遥

今日主播

逍遥

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偏要靠声音!

 

图片1_副本

正文:

烧饼油条是我们中国人标准早餐之一,在北方不分省分、不分阶级、不分老少,大概都欢喜食用。

我生长在北平,小时候的早餐几乎永远是一套烧饼油条——不,叫油炸鬼,不叫油条。有人说,油炸鬼是油炸桧之讹,大家痛恨秦桧,所以名之为油炸桧以泄愤,这种说法恐怕是源自南方,因为北方读音鬼与桧不同,为什么叫油鬼,没人知道。在比较富裕的大家庭里,只有作父亲的才有资格偶然以馄饨、鸡丝面或羊肉馅包子作早点,只有作祖父母的才有资格常以燕窝汤、莲子羹或哈什玛之类作早点,像我们这些“民族幼苗”,便只有烧饼油条来果腹了。说来奇怪,我对于烧饼油条从无反感,天天吃也不厌,我清早起来,就有一大簸箩烧饼油鬼在桌上等着我。

作者:梁实秋

来源:梁实秋散文集

编辑:齐孟群、宓雨婷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06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0000000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