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四十年对话高考

(片花)

我是1977年恢复高考的首批考生。

我是2017年即将参加高考的高三生。

我问他:孩子,马上你要进入高考考场了,你紧张吗?

我问她:当年您收到高考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旁白)

四十年前的1977年,中断11年的高考恢复了,共570万人走进考场参加高考。虽然当年的录取率不到5%,但是通过上大学改变命运的希望之光点燃了无数人的心头渴望。

四十年间,高考曾被质疑为独木桥,千千万万的学子必须通过这背水一战才能进入梦寐的大学;四十年间,高考也通过不断地自我修正,更努力地促进与实现教育公平。

听众朋友大家好,我是主持人兆龙。北京新闻广播纪念恢复高考四十年特别报道,今天,我们邀请2017年的高考生对话1977年的高考生,来听这场《穿越四十年对话高考》——

(片花)

刘天瑞:我叫刘天瑞,是北京五中的高三生。再过几天我就要参加高考了,现在既有些紧张,又有点期待。今天我将认识一位特殊的朋友,我知道她也参加过高考,不过是40年前。闫老师您好!

闫长珍:你好!我是闫老师、闫长珍老师,嗯是(19)77年,就是文革以后恢复高考的第一届大学生,很高兴认识你!

刘天瑞:老师,我想知道,在像我这么大的时候您在做什么呢?

闫长珍:嗯,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当老师了。(19)70年的时候,那时候我就16岁吧,突然的呢就北京就说,这个可以有分配工作了,那当老师就分到了北京的远郊区。但是呢我就是比较幸运,在那儿遇到了(19)66、(19)67、(19)68、(19)69这四届老大学生,还有老高三。他们那种学问啊,特别感动我。虽然生活特别艰苦,但是呢,可能也真的是就跟他们在一起呢,我就没荒废那八年。

刘天瑞:那我想问您,当时您是不是想这辈子就在那儿当老师了呢?

闫长珍:刚去的时候是这么想,因为那会儿都想就是扎根山区一辈子,是吧?随着年龄的增长吧,还是想希望有个机会去、去学习。

刘天瑞:那您当时怎么知道要恢复高考的?

闫长珍:呃,当时反正唯一的你接触外边世界就是广播和报纸。当时自个儿攒了一个半导体收音机,然后听到了恢复高考这个消息,特别的高兴。不太信,一般高考就是得夏天嘛,我们第一拨是年底嘛,12月份就考了。所以我当时就是突击复习,就黑夜白天地在那儿复习。

刘天瑞:听得我都想赶紧冲回去复习去了(笑),那我想请问您考试当天顺利吗?

闫长珍:考试当天呢特别冷,但是考试的时候我从监考老师他老在巡考场,然后走到我跟前儿老站着看,看完那表情吧(笑),我觉得我可能答得还行。作文题就是《我在这战斗的一年里》。题还记得,因为就是可能那个刺激太大了,就是当年那个消息太震惊了,所以记得还是很清楚的。

刘天瑞:那当年您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是什么心情呢?

闫长珍:3月份我记得是,收到了录取通知书——首师大政教系,原来叫北京师范学院。当25岁你的这个愿望突然实现了,是吧,就很激动。

(片花)

凡是符合招生条件的工人、农民、上山下乡和回乡知识青年、复员军人、干部和应届高中毕业生均可自愿报名……(压混)

(旁白)

新中国的高考制度始于1952年,但是在“文化大革命”中,高考制度被废除整整11年。1977年8月4号,邓小平主持了他第三次复出后的第一个会议——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会议即将结束之时,当时的一位年轻教师、武汉大学副教授查全性,提出要恢复高考,招收真正合格的人才。邓小平当场拍板——马上恢复高考!

1977年12月10号,高考大门终于开放,当年参加高考的考生年纪最大的已经三十岁,最小的只有十五六岁。

闫长珍:因为我也是一直高三老师啊,所以我后来也看,就是说跟你们现在很不一样,特别你应该是2000年出生的吧?还是?

刘天瑞:我(19)98年。

闫长珍:(19)98年是吧?就是很难想象是吧?

刘天瑞:今天听闫老师这么一说,真的深切地感受到,我们现在这个备考的条件已经是相当好的,之前我是觉得是很苦。我在小学的时候当时是兴有一种可能现在不流行了叫“推优”,通过这个“推优”呢,你可以上到好的初中,然后就到了这个广渠门中学。在广渠门(中学)呢也是,初中我是“市三好”,所以呢我就又有了这五分加分,然后呢我就到了这个现在这个北京五中。

刘天瑞:那闫老师您一直在这个中学尤其是重点中学当老师,您觉得高考这些年有什么变化呢?近几年来高考的题目是越来越简单还是越来越难呢?

闫长珍:诶,这个简单和容易可不能绝对地说,因为像当年比如说你现在回过头来看那份题,觉得多简单啊。可是要知道当时是没有学上,而且从录取率来讲5%,在当时来看那题,那不应该叫容易了。但是现在孩子他正规地念书,所以它(高考)肯定是要有一定的难度。去年政治有一道大答题啊,就是它给材料,这个科学技术的发展,如何影响个人经济生活?那书本儿上没有现成的,真的是考能力。

(旁白)

作为一项全国统一考试,在人们的印象中,高考改革似乎始终未能触及“大一统”的格局。为了改变部分学校片面追求升学率、一些学生偏科严重的问题,1999年广东省率先探索“3+X”高考科目改革方案,后被逐步推广到全国。统一招生的方式也在试图破冰。2003年,北大、清华等22所著名高校开始实施自主招生。

40年间,高考制度以“分数论英雄”凸现了其难以比拟的公平性,但是围绕着高考产生的一整套应试教育,今天已经成为被批判的对象,高考制度的加速改革迫在眉睫。

闫长珍:嗯,我听说呢,天瑞参加了这个自主招生,诶你有什么感想?

刘天瑞:嗯,我今年正如闫老师所说,参加这个清华大学的“领军计划”,就是多元选拔人才的一个途径吧,获得了一定的认定。考试的那个题目比高考要难得多。有一个我记得印象特深叫什么“白马非马”,战国时候那公孙那诡辩和这个拓扑不定向,那么一个就是物理一个前沿科技,给组合在一起、比较长的一个阅读让我们做题。它可能就是想遴选一些特殊的类型的人才,也是多了一条道路。毕竟不是以前,说高考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现在这、这独木桥本身也宽了,然后呢这桥旁边呢也加了点儿这个“撑子”了,这“撑子”我觉得就是自主招生。

闫长珍:比如说,呃就是这孩子就特别用功啊、背得特别溜,他得高分得了吗?

刘天瑞:嗯,我个人认为呢,他可能只能通过这种方法应付一部分题。肯定无论这个卷子怎么出,这高考为了公平主要有很大一部分是程式化的、基础题,对,一板一眼的。但是呢,它必然也要有灵活的,选拔性特别强,对,选拔性的,然后呢贴近生活实际的,或者是你完全需要从考试材料当时你坐在那儿孕育出来的那么一种答案的。它高考卷子为什么要出这些题?就是为了引导你多去关注生活、多去体会生活,所以我觉得可能还是嗯这种方法更好一点儿。

(旁白)

1999年,受经济形势等因素的影响,我国高校开始扩招。大学每年招生人数从100多万人逐步增长到如今的700多万人,毕业生就业难、学历贬值、读书无用论等说法甚嚣尘上。高考,这个曾经作为年轻人改变命运的唯一手段,如今,似乎只是学生们人生的一个起点。

闫长珍:现在的年轻人怎么看待高考呢?

刘天瑞:嗯,我们更多的是把它还是当成一个磨练自己的吧,还有实现自己价值的一个那么一个过程。当然结果也很重要啊,你奔着那结果去的,但是同学们在一起拼搏、奋战,这个过程是很重要的。路漫漫,未来还有很多关要闯。

闫长珍:我希望今年的这个高三的这些个学子们啊,经过这么多年的艰苦奋斗,能有非常理想的收获,我觉得也必然会这样。那我就祝所有的高三学生呢,嗯,过几天能够考出理想的成绩!

刘天瑞:那我就代表所有高三学生谢谢您(笑),我们也一定努力!

闫长珍:好,谢谢!

(旁白)

恢复高考已经四十周年,40年的时间足以让一个人“不惑”,但高考却仍然有着自己的困惑。

今年,上海、浙江两地迎来“新高考”,除了语文、数学、外语三个主要科目外,考生可以自选三门选考科目,外语提供两次考试机会。这也被认为是1977年恢复高考以来最为全面和系统的一次改革。

对于高考改革,人们还有更多期待,期待它能更大程度地推动教育机会均等;期待它能推进教育评价方式的变革,让高考这根“指挥棒”引领中小学教改和中考改革,为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转变选拔更多更好的人才。这是一道关乎国家民族未来人才培养的特殊考题,而高考改革,依然在路上。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06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0000000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