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龙网

程老师:姐!今儿吃点什么啊?

七爷:我说他舅,咱能不能换个开场白,一天到晚的吃,没点儿新鲜的,哪天你说句姐,我给你做点什么吃,让我听着也高兴高兴。

程老师:咳咳,这不是我那儿的家伙事儿没有老姐家的全活吗?再说了就是全乎,也没您那两把刷子不是,要不我也能多少做出点什么来,哎?今儿家里够消停的啊。

七爷:是啊,你姐夫单位有事儿,翅膀跑马拉松去了,他小姨植树去了,这阴雨绵绵的,就适合拿一觉,你也赶紧回家歇着吧,咱这顿饭拉到了,人家专家都说了,空腹有利于睡眠。

程先生: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一奶同胞,怎么能看着弟弟日渐消瘦呢?爸妈要知道我在你这受苦,不管我是吧,我要发个朋友圈,就叫,震惊!狠心冷漠姐姐竟欲饿死胞弟!

七爷:你这夹枪带棒的,你觉得你姐受得了这个吗?冰箱里有昨儿晚上剩的卤,你自己下点面条总会吧?我这难得一天清闲,你自己操作下。

程先生:还说呢,今儿我看新闻,这傅园慧在全国的200米游泳比赛中预赛就出局了,爆冷啊。

七爷:保不齐要退役了,听说是有伤,比赛时候已经打止痛了。

程先生:是,我说看着游起来怎么那么吃劲呢,岁数也不大啊,退役了怪可惜的。

七爷:这运动员不就吃的这碗青春饭吗,这不和你一样。

程先生:我们教师这个行当越老越吃香啊,到时候我也是一代名师。

七爷:谁说你这行当了,我说你这弟弟这个职业,你这眼瞅着就三十了,该搞对象麻溜搞对象去,别成天这哈着我,就为了一口吃的。老大不小了,该走走正道了。

程先生:嘿,姐,这卤我带走了啊,真地道。

七爷:嘿,这孩子,一说你就跑,一说你就跑,你跑我也得说你,老姐真不是催婚,这不是正常流程该走走了吗,哎!我这还没说完呢!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06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0000000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