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龙网

老王: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呐~那里有漫山遍野大豆高粱啊~

程先生:怎么着姐夫,这收拾行囊要去出差啊?

老王:什么出差,我回家~不往年都是把翅膀他爷爷奶奶接过来么,这岁数大了,今年就不折腾他们了,我回去。

程先生:那我姐呢?

老王:这还用问么,这媳妇儿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在哪儿哪儿就是她的家,当然跟我走啦。

七爷:行啊,没想到你还这么大男子主义啊,啊?!这快过年长能耐了是吧,瞧瞧咱家顶梁柱王医生这大能耐梗。

老王:别别别,我这就随便说说,搁我们那儿讲这不就唠嗑儿嘛,过过嘴瘾~如是而已~没别的意思。

七爷:是,年年都嚷嚷要回去,光说不做假把式。

老王:我这还不是放心不下你们么,怕你们太想我,还有个不省心的翅膀。

翅膀:我怎么就不省心了,背地里说我坏话。

老王:行,那我不说坏话,说点儿正事儿,你什么时候搞对象啊?我什么时候能抱孙子啊?

翅膀:爸,您还是说说我不省心那事儿吧。我也忽然觉得我挺不懂事儿的。小时候多好,聪明伶俐可爱,现在咋这样儿了呢。爸爸我是不是回不去了!

老王:你可别恶心我了。

翅膀:不是,爸你这真要回去啊?

程先生:不知道你爷爷家良田千顷屋舍万座啊,你爸回去收租子去。

翅膀:没看出来啊,您还是个吃瓦片儿的主儿,医生是副业吧。

老王:听你舅胡咧咧呢,说的跟真事儿似的,这不儿前几天讨论过年回谁家么,这就是我跟你妈的解决方案,各回各家,各陪各妈。打破传统故有的理念,因为现在毕竟时代不同了,你们这又都是独生子女,就包括我们那小护士也是,老来问我,过年也想家,也想爸妈,我就说什么呀,家家情况不同,不能什么都遵循老理儿顾然重要,但是老理儿有时候也不适应当今发展的需要,也需要与时俱进,我就劝人家嘛是吧,回婆家也好回娘家也好,离着近的都回也好,反正适合你们家情况就好,我还说啊……

七爷:你还说?!我说王医生你这是没病人啊,还是转心理科室了呀?怎么还成了妇女之友知心大哥哥了?

老王:哎呀呀呀,疼疼,您高高手儿,高高手儿,放我一马!赶不上车了要!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06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0000000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