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龙网

程先生:我回来啦。

七爷:来就来呗,还买什么东西啊,那么客气。

程先生:嗨,老空着手儿也不合适啊,老挨你儿子说了。诶,等,等…,你这……

老王:怎么样,这大裤衩儿潮吧,倍儿凉快。上礼拜五,天意~六点关门儿,我一下班儿就去了,买了两条,我跟你姐一人一条。

程先生:嘿,我还说呢,你瞧,我这也刚摊儿上买了一条,还琢磨呢,刚买了,怎么就上你腿上了呢,多少钱啊?

七爷:我们这便宜,两条才35。

程先生:多少钱?35?贵了贵了,你们不砍价儿啊,人说多就多少啊?

老王:不能够,一开始说35一条呢,就剩两条了,后来砍,砍到35两条,这还贵啊。

程先生:你瞧,他们这做买卖,明面儿上标的那个价儿叫暗码儿,虚五对折二八扣,这么算下来,大概齐就能知道砍到多少合适,你瞧我这条,跟你们这一模一样,12一条买的,本来我说10块,死活不卖了,12我也就买了。

七爷:什么玩意儿,什么虚五二八的?

解释:虚五对折二八扣,老北京买卖人的一句行话,过去的老北京不像现在,有超市、商场、购物中心,但人们也有买、卖的需求,因此逐渐形成了面向平民大众,集文化娱乐和商业服务为一体的天桥市场,卖东西就得标价,买卖人讲本图利,因此标的价都是虚高的,好向买主要高价,也能应对砍价,所谓虚五对折二八扣,就是比方标价100元,虚五剩50,对折又折去25,二八扣,就是二八对开,再刨去五分之一,最后还剩20,这20就是成本,20元的东西标100元,可见其水分有多大,搁现在,也可以形容办事打折扣,和预期出入很大。

老王:哦,这么回事儿啊,我就知道这肯定得坎坎价儿,没想到这水分这么大呀,哎呀,真是隔行如隔山啊。

七爷:行了,别隔山了,下楼买个锅刷子去,这个不好使了,该换了。

老王:得令~

七爷:锅刷子呢,买没买啊?

老王:我让人给哄回来了。

七爷:怎么回事儿啊,买个锅刷子这么费劲怎么么。

老王:别提了,我问说锅刷子多少钱,他说5块,我一想太贵了,虚五对折二八扣啊,我说1块,不卖我走了啊,人家你走吧,神经病么这是,我就跟他理论啊,到了儿也没买。

程先生:嘿我说,您这学的倒是真快,这也就是个大概齐,您也得看这东西,总共就这块儿八毛的,顶多也就1块钱的砍。

七爷:是啊,撑死了砍下去2块,3块钱也可以了,你这1块钱买可不儿找人说你么,真行你可,倒也是买不了吃亏也买不了上当,就是没人卖!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06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0000000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