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龙网

     因为上班时间接单被查,安徽黄山歙县王村镇副镇长洪升作为“滴滴”司机赚外快的行为,被意外曝光了。一同进入公众视野的,还有洪升原本不足为外人道的生活图景:来自农村、离异、贷款看病、上有老下有小、房贷还了10来年、半年工资只有1.8万元……今天的包看田下将跟您讨论我们该如何看“滴滴镇长”。

  这样一副“窘迫”的形象,似乎和许多人眼里公务员的光鲜亮丽相去甚远,但它却在某种程度和范围内真实地存在着——从相关新闻后的跟帖可以看出,许多人是相信这种“窘迫”的,并且对这样的“苦衷”不乏理解和同情。

  就事论事,对洪升行为的是非判断并不复杂。上班时间兼职赚外快本身站不住脚,公职在身、党纪在前,在这点上没有理由为洪升开脱,否则,那些官员上班时间睡觉、嗑瓜子、聊闲天的行为,岂不是也可以原谅?

  但如果抛开副镇长的身份,洪升“开车赚钱还贷”的行为显得再普通不过。他的收入水平和劳动方式也就“泯然众人矣”,他的“窘迫”和“苦衷”怕也不会引起那么多人关注了。说到底,许多人从内心里还是不愿意相信一个副镇长可以这么“穷”;又或者,一个副镇长可以用更体面、更隐蔽的方式让自己不这么“穷”。

  往深里说,这其实是对基层公务员生存状况的认识问题:先说收入,“半年工资1.8万元”这种收入水平,在中西部县、乡基层并非虚构,之所以造成突兀之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不同地区、部门和职级之间收入差距较大;再说环境,尽管此前一些地方出现过“小官大贪”“雁过拔毛”的案例,但因此戴上有色眼镜去审视或否定基层公务员群体,显然有失公允。

  洪升自言“家庭困难”,并不是为自己的错误行为开脱,错了就是错了,在这点上他比那些动辄高喊“清白”“冤枉”的人理智得多。而更值得思考的是,洪升的“苦衷”,尽管有家庭特殊原因,但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了基层公务员们的朴实面貌:他们也是普通“工薪阶层”中的一员,也会为“钱袋子”发愁;他们不是片面的“特殊材料”,面对生老病死,他们也会有无力感和无助感;他们也有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但寄希望于劳有所值而不是胡乱伸手……理解和尊重公务员作为普通人的一面,我们的想法和看法才能不那么偏颇和极端。

  有一个细节值得最后提一下,洪升开“滴滴”之所以曝光,是他把乘客送到目的地后,“被十几辆出租车给拦下来”。这样的景象,正在许多地方重复上演着,新旧两种车载运营方式的“斗法”让洪升始料未及、倍感“尴尬”。开“滴滴”的副镇长毕竟少之又少,而对于广大的司机和乘客来说,想必也不愿遇上这种“尴尬”吧。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06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000000007号